当前位置:医伴医疗器械网 > 资讯 > 观点角度 > 【其他】深度 | 医改进入深水区 大佬谈超级医保局、带量集采、流通转型

【其他】深度 | 医改进入深水区 大佬谈超级医保局、带量集采、流通转型

文章来源:来源于网络发布日期:2019-06-27 09:10:00浏览次数:555
深度 | 医改进入深水区 大佬谈超级医保局、带量集采、流通转型
发布时间:2019/05/10

中国医改进入深水期,中国医药行业政策频出,都是利空消息。如何看待新官上任的医保局,新鲜出炉的4+7带量采购,老生常谈的采购联盟?流通企业如何整合拉动市场、如何转型升级,实现商业创新或共赢?

为了解决这些疑惑,医械汇邀请了来自医械生产企业、项目投资人、流通企业代表等,分享他们的行业实践和洞察。

主持人曹武军:上海零库存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,医械汇平台发起人。

陆强:苏州爱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
聂洪鑫:山蓝资本创始及管理合伙人,北京理贝尔生物工程研究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。

刘新华:华润山东医药有限公司器械部总经理。

秦伟华:国药器械山西医用耗材配送有限公司总经理。

滕文臣:东南大学医疗器械研究院骨科新技术研究中心主任,江苏澳格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

超级医保局:将解什么“局”?

滕文臣:超级医保局意味着打折时代逝去

国家在2003年、2004年以后经过二十多年高速发展,国家给健康体系打个折,让老百姓看得起病(不是说国家支付了,但很大程度上承担了你折扣的费用)。现在这折打不起了,政府负担重发展的压力也大,又拼命的减税鼓励大家申报高新科技企业,这一段时间国家也在大幅度降税,大家要抓紧时间享受福利。

秦伟华:要善于与医保局打交道

医保局的出现从目前来看对现在手里的产品没有大的影响。但医保局一旦介入,选择全国最低价有些产品就没法做了。这里面有些规律性的东西我和大家分享下:第一:是产品的生命线,在它高峰的时候,不要往下跟,尽量选择一些有成长性的产品。第二:一旦选择产品最低价的时候,学会申诉,阐述这个价格是有争议的。尽量不要公示,因为一旦公示就没有回旋的余地。现在实行的是全国联动,一旦价格公布就会影响全国价格,到时候的申诉就鞭长莫及了。

聂洪鑫:两套班子的医保局,还在观察期

医保局的本职工作就是解决支付的问题,少花钱多办事,老百姓没意见,国家花的不破产!

其实观察一下医保局组织结构,我们可以发现它的领导班子不外乎是由发改委、卫健委两套班子。因此,这属于跨职能部门联合起来的班子。国家为什么要这么做?要统一资源、协调办公,这也是我们党的工作风格。从各地医保局的观察来看,有发改委过去的官员去做医保局一把手,也有卫健委的官员去做一把手,从中可以一窥中国对于医保局任命的开放态度。

我们可以做的一点就是:观察各地医保局的班子抽调情况。为什么呢?因为每一个人员的任命,都带着之前这份职业里面的思考和观察,方法和经验。这也是中央虽然有统一的政策,但是具体落实到各地却尽然不同,因为各地的执行尺度和领导力度是不同的。为什么会出现三明医改?为什么要关注詹积富?因为每个一把手都有自己独特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。

如今医保局正处于新旧交替的时期,有的省走的快有的省走的稳,所以对医保局的未来我们持开放性的态度,不着急下结论。

陆强:医保局的出现,反而是利好

医改,包括医保局、集采、两票制等等一系列都是围绕民生问题的改革,这也是全世界共同面临的问题。不可否认,很多的改革包含一定的中国特色,但是我们一定要站在国家利益的角度来思考问题。为什么要改革?想通了这一点,就可以理解国家这次的信心、决心。

再一点,作为生产企业的代表,在我看来,医改对我们其实是利好的。表面上,因为国家管得更严,企业和代理商可以腾挪的空间少了,貌似双方都不易操作,但实际上,严管之后,最受限的是渠道商、代理商,而生产企业则可以借势规范市场,大大利好。

但是有一个前提,你得提前布完局。从生产型企业来讲,它会越来越集中;从服务型企业来说,它会越来越精准,然后我们去拥抱资本吧。最后一句话送给大家,尽量活下来,后面会更好!

药品“4+7”如火如荼,耗材远么?

刘新华:集采有可能成为设备的主流采购方式

国民生产总值首次突破90万亿,大健康产业6万亿,生物医药占了4万亿,3万亿是药品,1万亿是医疗器械,医疗器械产业作为我们今天健康产业,特别是生物医药产业当中一个小小的分支,在中国市场具有相当的体量。

同时我们也察觉到医保资金越来越紧张,部分地区甚至已经出现了亏空。考虑到人口结构在未来 20 年只会进一步老龄化,此时医保资金就已经捉襟见肘,未来更加不敢想象。这也不难理解为何GPO集采成为国家药品采购的主流方式。GPO集采和带量4+7药品的模式已经做的非常成熟了,但器械尤其是高值耗材产品出厂后只是一个半成品,除了耗材产品本身品质,还需要专业的物流服务和售后服务,同时还面临一次性、反复使用问题。因此海南、福建多省虽然已经开展耗材GPO集采,但大多围绕设备类展开。

聂洪鑫:目前来看,器械集采难以实现

因为我的本职工作是做投资,中间看了非常多的关于4+7的标,器械和医药学,某种程度上有着相似点。但其流通规律又非常不一样。因为药厂的品类特别多,东方不亮西方亮。所以选品类的时候,商业嗅觉要走在别人前列。量变的同时发生质变,并及时转型。第二要多品类的观察和思考,这样才能给自己留出空间和余地。4+7带量采购一出,大的药厂都没问题,但单一的药厂都愁的过不了年。

再有美国的药械占比是4:1,中国是10:1,药品改革在医保改革中的怨气很大,而且老百姓要医糖尿病,医乙肝炎等等,慢性病更不肖说。日常老百姓消费的药品,很容易出差池。我们的器械特殊之处,是采购完之后需要专业的服务团队,配工具、跟台、工具清洗消毒等一系列配套服务。只有实现统一的跟台中心、消毒中心等完整的帮扶团队,才能对器械实行一刀切集采。目前的形势来看,器械集采难以实现。

流通企业转型,服务成唯一关键热词

陆强:流通企业应树立品牌意识

我觉得流通企业其实是企业价值平台的载体。因此你未来的赢利模式一定是企业同你购买品牌传递的一个服务,同时你得服务好医院。因此有两个利润点,一个是企业给的,一个是你自己去挣的。

我觉得流通企业一定要转型,第一可以从企业传统的买卖,往企业价值衍生这个角度去走。第二,你准备怎样服务好医院,整个运营流程里面准备是否充分。举例来说,搞骨科的,怎样把工具的费用合规算入你的价格体系,怎样打造一支过硬的跟台队伍。这些需要专业的财务团队,也需要一整套的商业盈利模式。如果你仅仅只是赚差价,我劝你赶紧关门打烊。

聂洪鑫:即使真的被吃掉,也还有机会

我始终认为,我们做流通企业,这个公司这个行业就是我们的道场。我们在里面磨性子,解决问题,发现领域,然后跟人建立联结,有自己稳定的一个群体。现在流通行业虽然有很多利空,但我们观察下来,总是有机会的。

要有自信:不管是怎么洗刷,但只要有一天它需要,哪怕是原来的一万到一千甚至一百,我们始终都能在它需要的群体里头。而这个就需要自身升级换代的能力,包括内核能力增长、不断信息交流、对前沿技术的把控。

一些流通企业被并购,也许当初是因为骨科项目被并入,这个时候不该怨天尤人,而是该正视大公司的平台作用。因为遇上大平台,你就有了更多的触及点,可以看到大平台辐射出来的更多的机遇,你可以从骨科跳到心内、跳到IVD。但无论转型转到哪一步,我们唯一可以把控的只有自己的努力,还有自己不断进化的商业嗅觉。

正如上海零库存集团董事长,医械汇平台发起人曹武军在《深度|十年混战结束医械巨头尚未出现,中国医疗器械迎来下半场!》一文中所说的那样,现在是非常重要的战略时期,更需要医械人团结起来,共建医械朋友圈。

毕竟“大鹏之动,非一羽之轻也;骐骥之速,非一足之力也。”高峰论坛已落下帷幕,但行业总有新的起点,希望广大医械人永远在路上。